新聞 > 社會萬象

有家庭采取“假離婚”購房 若一方反水只能認倒霉?

作者:

發布時間:2019-09-25 09:53:00

來源:檢察日報

為規避房屋限購政策,有的家庭采取假離婚的方法購房。辦了離婚手續后,如一方“反水”,另一方往往會陷入人財兩空的絕境——

假離婚成真分家,只能自認倒霉?

史友興 李二鵬

為規避限購政策購買學區房,上海一對夫婦假離婚,并簽署《離婚財產協議》約定“婚后共同財產自行分割完畢”。誰知,假離婚弄假成真。妻子將前夫告上法庭,要求重新分割兩人離婚時未分割的夫妻共同財產;而丈夫提出,雙方簽署的協議表明,婚后的共同財產在離婚時已自行分割完畢,不存在未分割的共同財產,不同意前妻的訴求。那么,為購學區房假離婚遭丈夫“反水”,妻子是不是就只能自認倒霉?

為購學區房,規避限購假離婚

董秀琴與董青松,同在上海一家大型外資企業工作。兩人年齡一般大,又有著相同的志趣和愛好,在工作中,彼此吸引,互生愛意,于2010年確立戀愛關系。

2011年上半年,處在熱戀中的董青松與董秀琴有了結婚的計劃。雖然董秀琴當時名下已有一套房屋,但房屋面積比較小,做婚房不太適合,于是,兩人商量通過按揭的方式共同購置一套婚房。因董秀琴名下已有一套房屋,兩人商議,由董青松于當年7月12日與開發商簽訂房屋預售合同,以213萬余元價格在上海市寶山區的繁華地段購買了房屋一套,其中董秀琴出資5萬元,其余首付款為董青松父母出資。同年8月,以董青松的名義辦理銀行貸款,其中公積金貸款39.7萬元、商業銀行貸款109.3萬元。

2011年國慶節,董青松與董秀琴登記結婚。因為經濟負擔很重,兩人決定暫時不要孩子,主要精力先放在還房貸上。2011年10月20日,董青松開始還首筆貸款。次月,董秀琴辦理參與共同還貸手續,開始共同歸還銀行貸款。這樣,夫妻二人省吃儉用,共同承擔起巨額銀行貸款的歸還義務。其間,兩人集中提前還貸30萬元,其余為按月歸還貸款。截止到2017年12月1日,公積金貸款本息合計歸還14萬余元,商業貸款本息合計歸還80.9萬余元,尚余商業貸款本金55萬余元、公積金貸款本金34萬余元。

2013年12月,因購買了一輛家用轎車,董青松的父母出資5萬元,董青松夫妻出資2.5萬元,并以董青松個人名義購買了一處車位,合同上簽署的價格為11.5萬元。到了2014年下半年,兩人的經濟收入都有了很大的提高,家中的經濟條件明顯好轉。更讓他們興奮的是,2015年8月,董秀琴誕下一對龍鳳胎。雙方家長也十分開心。

為了讓孩子將來能上重點小學,夫婦二人協商決定早作打算,在一所重點學校的轄區內購買一套學區房。由于董秀琴名下已有一套房產,而婚前又以董青松的名義購買了一套婚房,根據政策,夫婦倆再購學區房的稅費和貸款利率都會大幅提高。

為省下這筆錢,董青松和董秀琴決定通過“假離婚”規避限購政策,并約定先去民政局辦理協議離婚手續,然后由董秀琴出售自己名下的那套房產,董秀琴名下無房后,再以董秀琴個人名義購買學區房,等買完學區房后再復婚。

2016年8月30日,董青松、董秀琴到民政局辦理離婚登記。簽協議時,看到離婚協議上夫妻財產分割的內容寫著“婚后共同財產自行分割完畢”的時候,董秀琴有過一絲的猶豫。董青松勸說道:“這只是假離婚,等學區房購買后我們再復婚。這個協議只是為了能順利假離婚簽訂的,不作數的。”在董青松的一番勸說之下,董秀琴最終簽字了。

在辦完離婚手續之后,董秀琴將她婚前的房屋出售,并以她個人名義購買了一套學區房。而董青松也將夫妻共同購買的車庫登記到自己的名下。離婚后,董秀琴、董青松夫妻依舊同居,生活與婚時并無差別。2016年11月,董秀琴、董青松還一起到香港旅行四日。

假戲真做,人財兩空妻不服

學區房購買好后,董秀琴多次催促董青松辦理復婚登記手續。然而,董青松每次都搪塞道:“最近比較忙,這事不急,待清閑一點,我們就去辦理復婚。”剛開始,董秀琴也沒把這個當回事。可是,時間長了,催促的次數多了,見董青松依然沒有復婚的意思,董秀琴心中有了一種不祥的預兆。當董秀琴再一次提出復婚,且面對董青松的敷衍堅決不同意時,兩人第一次發生了爭吵。情急之下,董青松脫口而出:“我們已經沒有了夫妻感情了,我不會和你復婚的!”

說好的“假離婚”,卻不承想丈夫變了卦。董秀琴一下子驚呆了,怎么也不敢相信董青松會假戲真做。董秀琴多次努力,試圖挽救兩人的婚姻。可是,董青松就是不回頭。見復婚無望,董秀琴雖然后悔當初的決定,但也只得接受。

婚姻無法挽回了,但夫妻的共同財產還沒分割。董秀琴又找到董青松,要求對董青松名下的房屋(以下簡稱系爭房屋)及車庫進行分割。可董青松回敬說:“離婚協議上寫得明明白白,‘婚后共同財產自行分割完畢’,我們已經沒有未分割的共同財產了,你應當立即從我這里搬走!”

“我們是為規避限購政策而辦理的假離婚,至今仍生活在一起,還共同出游。離婚協議中財產部分內容并非雙方真實意思表示,夫妻共同財產并未實際分割,我有權分得我應得的部分!”見董青松出爾反爾,如此絕情要把自己趕出門,董秀琴與董青松發生了激烈的爭吵。

董青松打110報警。接警民警上門后,董青松向民警陳述道:“我與前妻董秀琴為了購買二套房已于2016年8月協議離婚。后因瑣事雙方經常發生矛盾,現要求董秀琴搬離我的房屋。”

民警經過一番調解勸說后,建議雙方通過訴訟程序解決。于是,董秀琴找到一位律師,希望律師幫自己討回應屬于自己的財產。律師提出建議,假離婚,在法律上是不被認可的。關于共同財產的分割,離婚協議上也已經寫得清清楚楚,除非要有足夠過硬的證據,否則要想推翻離婚協議絕非易事。這場官司風險很大,很可能會輸了官司還要賠上訴訟費和律師費,建議慎重決定。

“我咽不下這口氣,也不服這個輸!”在律師的協助下,董秀琴開始收集證據,并于2017年11月15日,將董青松訴至上海市寶山區法院,請求法院判令依法分割系爭房屋及車庫。

董秀琴訴稱:我和董青松2011年10月1日登記結婚。戀愛時以我的名義已經購買過一套房子,為了規避稅收和貸款利率上浮,兩人結婚之前,商議在2011年7月12日以董青松個人名義購買一套房屋,同年8月簽署貸款合同,當時房屋購置價人民幣約213萬元,首付三成中有5萬元是我的出資,其余為董青松父母代為出資,銀行貸款中商業貸款約109萬元,公積金貸款約39萬元,2011年10月20日開始清償首筆貸款,2011年11月8日我辦理參與共同還貸的手續。房屋已于2013年6月交房。2013年12月,我和董青松共同購買一車位,合同價11.5萬元,優惠4萬元,實際付款7.5萬元,其中董青松父母出資5萬元,剩余為夫妻共同財產支付。2016年8月,我和董青松為購買學區房減少稅費和降低貸款利率而辦理離婚登記,但離婚至今雙方仍共同生活在系爭房屋內。離婚登記后我已出售了婚前的小房子,并以個人名義購置一套房產。但董青松遲遲不辦理系爭房屋產權證和復婚,也不同意分割系爭房屋和車位。我認為,雙方是為購買學區房而辦理的假離婚,雖然離婚協議約定“夫妻共同財產自行分割完畢”,但實際是離婚時財產并未進行分割,離婚協議中關于財產的約定并非雙方真實意思表示。故要求對系爭房屋和車位進行依法分割。

董青松辯稱:雙方是感情不和而導致離婚,并非假離婚。離婚后雖然還共同生活在一起,只是為了方便照顧兩個小孩。雙方簽署離婚協議是自愿的,離婚時財產已經分割完畢。我名下的房屋系我婚前購買,貸款情況屬實,但首付款均為我支付,董秀琴并未出資5萬元。結婚后雖未辦理產權登記,但在開庭前我已經將產權登記在我名下,目前產權十分明晰,屬于我個人婚前財產。結婚后雖然董秀琴參與還貸,但在離婚時已經分割清楚。

為支持自己的訴訟請求,董秀琴當庭提供了她與董青松兩人的聊天記錄。在一次微信聊天中,董青松發給董秀琴一條聊天信息,說:“你也不必懊惱當初和我假離婚的愚蠢決定……”另外,關于房屋的首付款,董青松在與董秀琴的微信聊天記錄中認可董秀琴曾出資5萬元。此外,董秀琴還提交了董青松報警的報警記錄及她與董青松共同外出旅游的行程單等證據。

審理中,董秀琴、董青松均確認系爭房屋及車位目前市值約450萬元。

法院還查明,婚內董秀琴、董青松未辦理房產權利登記。在本案開庭前夕,董青松將系爭房屋登記在其一人名下。

離婚合意虛假,財產約定無效

寶山法院經審理后認為,公民的合法財產受法律保護。董秀琴、董青松于2011年10月1日登記結婚,2016年8月30日協議登記離婚。在辦理離婚登記后,雙方一直共同生活至今。本案中,董秀琴為證明自己主張,提供了與董青松的微信聊天記錄、董青松的報警記錄、旅行行程單,結合董秀琴提供的相關證據以及目前董秀琴、董青松的生活現狀,本院對董秀琴的主張予以采信,確認雙方為規避限購稅收和貸款政策而辦理虛假離婚登記。離婚協議中關于財產分割的約定,系因訂約雙方合意虛假行為而產生,并非對實際離婚后財產分割的真實意思表示,故關于財產部分的約定無效。對于董秀琴、董青松夫妻共同財產應當重新予以分割。

關于系爭房屋,法院認為,董秀琴、董青松以結婚為目的購買系爭房屋,雖以董青松個人名義在婚前簽訂購房合同,且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一直未辦理產權登記,但交房至今雙方一直共同生活在系爭房屋內,首付款中董秀琴出資5萬元,婚后董秀琴也參與共同還貸,故系爭房屋實質上屬于董秀琴、董青松的共同財產。雖然雙方出于其他動機辦理離婚登記,但從法律上講,雙方的婚姻關系自登記離婚之日已經解除。雙方對系爭房屋共有的基礎已經喪失,董秀琴提出對系爭房屋進行分割符合法律規定,本院予以準許。因雙方在辦理離婚登記時未對系爭房屋作出有效分割,董青松在開庭前也將產權證辦理在自己名下,現結合系爭房屋的登記現狀,本院酌情判令系爭房屋歸董青松所有,由董青松對董秀琴支付的首付款、還貸部分以及相應的增值部分予以補償。董秀琴、董青松在登記離婚之后,雖仍共同生活在一起,但董秀琴自認雙方經濟開始相互獨立,故登記離婚之后的還貸應視為董青松個人的還款。董青松雖否認虛假離婚和首付款中董秀琴出資過5萬元,但根據董秀琴提供的相關證據,本院對董青松的抗辯意見不予采信。至于董秀琴稱婚前雙方財產已經混同,因缺乏依據,本院亦不予采信。

關于系爭車位,法院認為,系爭車位雖然也以董青松名義購買,但購買于結婚之后,故本院認為系爭車位屬于夫妻共同財產,現董秀琴提出分割符合法律規定,本院亦予以準許。董秀琴自認主要錢款系董青松父母支付,董青松父母的出資部分作為董青松對系爭車位的出資貢獻因素,在分割系爭車位時酌情予以考慮。

綜上,寶山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第99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第39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三)第10條的規定,一審判決系爭房屋及車位歸董青松所有,房屋剩余銀行貸款由董青松承擔,董青松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支付董秀琴上述財產折價款95萬元。

(為保護當事人的隱私,文中人名作了相應的技術處理)

“假離婚”隱伏法律風險

國家出臺“限購令”后,由于限購令主要針對的對象是以家庭為單位的購房者,有的家庭為了鉆法律的空子生出“假離婚”的想法,這是最常見的一種假離婚的現象。其實,生活中,利用較為便捷的離婚程序,規避法律法規的約束,謀求不正當的利益而假離婚的,也不局限于購房,還有人為了逃避債務、資產轉移、哄騙對方達到真離婚的目的也會選擇“假離婚”。

對此,有關婚姻問題專家指出:“假離婚”只是民間一種通俗的表達,法律上并沒有“假離婚”這一個概念。“假離婚”具有法律風險,要小心“假戲真做”。“假離婚”的雙方當事人一旦領取離婚證后,他們的婚姻即告解除,假離婚與真離婚的法律后果一致,雙方不再是合法的夫妻關系,雙方均取得再婚的權利。因為婚姻的登記行為具有公示效力,經離婚登記后,在正常情況下,另一方不能通過法律途徑要求復婚。

而在假離婚后,解除婚姻關系的雙方涉及最多的就是經濟糾紛。在離婚協議中,如果善意的一方將財產轉移到另一方名下,一旦另一方不復合,協議離婚中的善意的一方將面臨人財兩空的風險。

“假離婚”表面上能夠讓少數家庭從中牟利,實際上卻隱伏著危機。當婚姻上演“變形記”,難免會有人受傷。“假離婚人財兩空”不僅讓投機者承受了物質損失,也帶來精神上的痛苦與傷害。“賠了夫人又折兵”的失落感與挫敗感,何嘗不是投機者為自己的輕率和糊涂付出的代價。

婚姻關系是社會的基礎,把婚姻當作“兒戲”的行為,不僅挑戰了傳統的婚戀觀,也褻瀆了感情,更具有不可忽視的法律風險。

責任編輯:車孟瑩

更多資訊,下載掌中陜西

  • 陜西新聞

  • 編輯推薦

    娛樂星聞

    陜西傳媒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Copyright © 1998-2019 by www.kofkym.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快乐8公式